首页 >角色扮演

我为什么做衣服

2019-11-10 01:58:24 | 来源: 角色扮演

我为什么做衣服

山本耀司曾说:“完善是丑陋的。在人类制造的事物中,我希望看到缺憾、失败、混乱、扭曲。”这句话完全把我迷住了,由于我一向喜欢有着稀奇古怪思维的人。

我很久没有更新了,真的太久了,你们竟然没有离我而去,感激。上一条更新停留在5月10日,也就是说我已经有差不多一个月没有话要说了。这样也好,毕竟世界太喧闹,以至于忘记了思考。

这一个月我都在做什么呢?我在学做衣服。没错,就是自己裁剪,自己缝纫的那种“做衣服”。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做衣服?嗯……是啊,现在甚么东西买不到?何必要自己做这样麻烦。我是一个很喜欢独处的人,做衣服也好,做木工也好,画画的时候,我都是独处的,我很享受这样的独处。

我是一个特别不愿意出门的人,如果不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人和事,我是不愿意出门的。记得跟老裁缝师父学做衣服后,我说,这下我更不愿意出门了,由于做衣服会上瘾,停不下来。

从老裁缝师父手把手的教我,到我脱离师父的指点,独立完成一件衣服并没有花太长时间,这大概跟发自内心的喜欢有关,我对手艺活儿总是喜欢的。这期间遇到过缝纫机缝线不均匀的情况,拆线也拆了很多次,但问题都不大。

我为什么做衣服

山本耀司

在学做衣服的时候,有一件很小的事情对我来说却是很大的领悟。裁剪之前要先画版,一开始,我不理解,两个点之间的曲线,怎么样才算准确?曲线大一点小一点不会让穿着遭到影响吗?我很紧张,也很担心,未免不会有几厘米的偏差会导致衣服穿着的终究效果啊!老裁缝师父说,你画这条曲线,两个点连接的时候,你顺势画下去就不会错。事实证明,老裁缝师父的说法是没有错的,只要顺势画下去,真的不会错。

但这里面就有很奇妙的事情产生了,我突然领悟到“顺势而为”原来就是这样,当一件事情可能并不会顺着你的意图去发展时,你会紧张很不安甚至会想要改变这个事情的局面,反而终究的结果其实不太理想。你们可能会说,你才知道啊?本来就是这样的啊。

可是你知道吗?一个控制狂,是想要掌控人生中的每一件事的,每一件事都必须依照控制狂的想法完成,精准无误完美无缺,否则,原本理智的控制狂会lost mind!

我的1名朋友叫妙无,他常常跟我说,你要放松自己,无论是你的内心或者你的绘画都要放松,才能出来一些东西。然而,放松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你知道,这个世界会有很多事在追逐着你,你的内心像上了发条一样催着自己,因此你想要掌控这一切,不让它们脱离你事前设定的轨迹,这样你才感到安心,安全。事实上,不可能每一件事都在自己的掌控当中;事实上,很多事情并不是你努力了,就会到达你想要的结果。比如事业、友谊、乃至亲情,尤其是爱情。

这个时候就需要“顺势而为”了。顺,是需要顺应你的内心,有足够的智慧看清局势的发展,势,最重要还是你的作为,只有看清事态顺应内心适当作为,才能得到相对理想的结果。

我为什么做衣服

山本耀司的画

日本的设计师山本耀司写过一本书《做衣服》,他是一个非常讨厌穿着得规规矩矩的人,他的设计更与时尚潮流不沾边,他的衣服买来看似新的又好像是旧的,总之他是一个喜欢他的人会很喜欢,不喜欢他的人是根本没法理解他的古怪之人。

我很喜欢他,一方面因为我一向喜欢一些古怪的、反叛的(蛇精病)人,另一方面我是个“黑色”痴迷者,他设计大量“肃穆“的衣服。他曾说:“完善是丑陋的。在人类制造的事物中,我希望看到缺憾、失败、混乱、扭曲。”这句话完全把我迷住了。

这个世界本就不完美,充满了丑陋、缺憾、失败、混乱和扭曲。为何我们一定要强调真正的美是完善而不是打破一切规则下的美?

由于我们很平庸,我们很无趣,我们想要掌控这一切试图令其完美。“创造”就是另外一种“破坏”——这句话其实跟我的朋友妙无常常对我讲的那句话,其精神内核是一致的。只有打破一切常规,才能创造出新。

打破一切常规与放松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需要不断的练习,直到有一天它变成一项你的技能。这跟做衣服是一样的。

妙无又说:“你为什么要做衣服?你好好画你的画。”因此,才有了这篇“我为何做衣服。”

今天的音乐来自丢火车乐队《无限可能》和《晚安》,希望你们会喜欢。

文| 白大妞 图 | 来自网络

拘橼酸西地那非片

西地那非相似

伟哥可以治早泄吗

猜你喜欢